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西藏登山 > 正文

西藏两名登山运动员出征南极

2016-11-30 来源:西藏商报 点击: 字体:[ ]


 

西藏体育网讯11月29日上午,西藏登山运动员次仁旦达、德庆欧珠攀登七大洲最高峰以及徒步南北极点(即“7+2”)最后一站南极洲文森峰攀登和南极点徒步壮行会在拉萨举行。此次攀登及徒步活动将历时一个月。南极洲活动结束后,从2012年启动的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登山队“7+2”攀登徒步活动也将划上圆满句号。

此次是“7+2”攀登徒步活动最后一站

此次参加“7+2”攀登徒步活动的西藏登山运动员次仁旦达和德庆欧珠是在2008年同时进入中国地质大学学习的,目前两人正在该校攻读硕士学位。在到中国地质大学学习之前,两人曾在西藏登山学校和西藏圣山登山探险服务有限公司学习实践,并多次登顶珠穆朗玛峰及卓奥友峰等。

在中国地质大学学习期间,两人成为该校登山队的主力队员,被誉为新一代“双子星”,而该校老一辈登山“双子星”则是我国著名登山家王勇峰与李致新。登山运动在中国地质大学有着优良传统,早在1958年,该校前身北京地质学院就组建了中国第一支业余登山队,该校学生王富洲成为中国登顶珠峰的第一批队员之一。

次仁旦达与德庆欧珠参加的“7+2”攀登徒步活动启动于2012年,那一年,中国地质大学建校60周年。他们俩和另外两名队员用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的壮举,为母校校庆献上一份贺礼。随后又在2013年7月登顶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峰,在2014年9月和12月分别登顶大洋洲最高峰科休斯科峰和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峰,在2015年1月和6月分别登顶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和北美洲最高峰麦金利峰,在2016年3月抵达北极点。以上所有攀登徒步活动,次仁旦达和德庆欧珠都全程参与了。

昨日,两人从拉萨启程赶赴南极,将历时一个月完成“7+2”攀登徒步活动的最后两项——攀登南极洲最高峰文森峰及南极点徒步。如果这两项顺利完成,今年29岁的两人将成为全球完成“7+2”攀登徒步活动最年轻的队员,并且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登山队将成为全球用时最短的一支队伍。据次仁旦达介绍,目前国内完成“7+2”攀登徒步活动的登山者不超过20人,“完成的队伍最短也要用7年的时间。”

自治区体育局副局长尼玛次仁在壮行会上表示,此前西藏登山家完成了全球14座8000米以上高峰的攀登,如果此次文森峰攀登及南极点徒步活动顺利进行,西藏登山队将实现登山“大满贯”。“这同时体现了我们在登山理念上的转变,从攀登高海拔山峰转向更丰富的山峰类型。”让尼玛次仁欣慰的是,两名年轻队员在参加这一活动的过程中,也带回了其他国家先进的登山服务理念,为西藏乃至全国登山事业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

南极攀登最大困难在于气候

此次,次仁旦达和德庆欧珠将先抵达湖北武汉,与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登山队的其他三名队员会合,包括另外一名学生及两名老师。整个队伍将经南美洲国家智利前往南极大陆,先行攀登海拔5140米的文森峰,随后徒步至南极点。

“我们会先抵达南极‘国际村’,从那里坐直升飞机到文森峰大本营开始攀登,登顶下撤到大本营后,再坐直升飞机到南纬89度的位置,从那里徒步100公里抵达南极点。完成整个‘7+2’活动。”德庆欧珠介绍道,在他看来南极洲的攀登与徒步,最大的困难就在于恶劣的气候,“只要不刮风就好,不然气温就会降到零下三十摄氏度以下,不注意防护的话很容易被冻伤。”

据德庆欧珠介绍,此前的7次攀登和徒步,他们都是选择当地的夏天即最佳的登山季节前往。“虽然七大洲最高峰的海拔都不算高,看起来难度不大,但是海拔升高的路线很长,而且各地的气候条件差异非常大。另外,这些山峰的攀登方式与我们习惯的高海拔攀登也不太一样,都需要去适应。”他回忆说,在2014年12月攀登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峰时,从山脚刚出发时穿的是短袖,到达山顶后却遭遇该山峰30年不遇的大雪,气候变化非常大。

对于此次攀登文森峰和南极点徒步,次仁旦达和德庆欧珠都信心十足,他们将和队友一起克服途中遇到的各种困难,争取顺利完成“7+2”攀登徒步活动,为母校及西藏登山队增光添彩。